当前位置:首码网 > 副业 > 正文

首码网:在家写网文,疫情时代最佳副业?

04-01 佚名 °

首码网:在家写网文,疫情时代最佳副业?

疫情之后,写网文的人多了起来。

文娱从业者王艺的正职工作并不需要坐班。省去通勤时间,她有了更多的空闲时间。

王艺以前在影视公司做IP评估,发现很多网文IP剧情一般,质量也不高,“如果这种能改的话,那么我也可以写。”她向娱刺儿吐槽道。

2021年,王艺有了一个故事的灵感。到了2022年2月中旬,工作不忙的她开始着手写大纲,把自己的奇思妙想记录下来。因为进行过网文评估,王艺很了解网文影视化的标准,“我在这方面有优势,说不定就改编了。”

她打算四月份的时候正式开文,写自己比较擅长的都市言情向。

网文签约作者橙子第一次写小说是在小学。2020年寒假之后,由于疫情,大学一直没有开学,她也每天都被关在家里,闲来无事便重新开始写网文。

刚入行的橙子不会分析网站读者的调性,不了解热门题材有哪些,更不知道如何曝光自己。为了尽快适应签约生活,橙子每天至少耗费四个小时更新六千字,同时也会花费一个小时查阅榜单。

幸运的是,写文的第三个月,橙子就可以月入四位数,她现在还是一名大学生,日后想把写网文当做全职工作。

在豆瓣“副业失败的一天”小组中,也时常出现“打算写个小说做副业”“关于在XX平台写小说的记录贴”“大家帮我看看有没有资格小说”等帖子。

首码网:在家写网文,疫情时代最佳副业?

图源:豆瓣小组截图

据CNNIC《2022年第4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1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10.32亿,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5.02亿,较2020年12月增长4145万,占网民整体的48.6%。

2022年3月22日,阅文集团在2021年全年财报中提到,在过去的一年中,阅文平台新增了70万作家和120万部作品,全年新增字数超过360亿;在线业务方面,阅文2021年收入达53.08亿元,同比增长9.6%。

流量的积淀、名气与金钱的诱惑,使得网文创作行业越来越热。在后疫情时代,写网文这种低成本、灵活的工作,成为了很多人的黄金选择。

网文编辑花卷的感受同样如此,“在网文行业流行着一句话,十个人中,就有一个人在写网文。”

在她身边,近两年写网文的人越来越多。疫情之后,更多人因为工作不稳定从读者转变成作者。她最近甚至遇到一个作者,主业是从事餐饮行业,但由于疫情的因素,工作变得不稳定起来,索性进行网文创作,以此当做自己的副业。

然而,并不是人人都能靠写网文赚到钱和名。博主@码子的的无情机器,累计写作字数高达116万字,但作品粉丝数只有1524个,他在小红书首页感慨自己是个“扑街仔”,只希望第三本的数据比第一本好。

想把副业变成专业,网文行业的门槛,并不比任何一个行业低。

写网文前,先拜师

写网文的难,要从还没有签约的那一刻开始。

在小说平台晋江文学城,一名普通用户如果成功签约,就能获得平台的流量曝光,在首页榜单资源位露出,作品也可以入V,从而根据一定的订阅比例收获稿费;如果收藏数据好,比如过万,甚至有被出版的可能。

但签约很难,用户不仅需要发表一万字的内容,同时还需要在申请签约的表格中填上文章简纲、主角人设特点、文章创新之处、文章吸引读者的看点。

2018年,张小兰曾在晋江文学城上连载过一本超20万字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彼时的申请签约,如果申请一次不能通过,编辑就会发出“继续努力”的模板话术。

到了2020年,编辑会把文案、文笔、人设进行评分,“我第一次签约,这三项就分别被评分为2、2、2,直接被打回来了。223、332这样的评分成绩还有很多,当分数达到4的时候,可能就过签了,满分应该就是5。我没见过,因为5的话,应该直接签约了。”

文章连载完后,张小兰依然没有签上,最后只能换一个新账号重新进行签约。

但到了2021年,签约模板变得更加复杂,既要准备大纲,又要写出人设的特色和创新之处,这让张小兰感到很无力。

晋江言情小说数量超过两百万本,从霸总、颓痞、真假千金等人设与先婚后爱,破镜重圆等核心梗都十分丰富,她不禁发出疑问:自己这种新手还能在众多前辈的基础上,做出怎样的创新呢?

首码网:在家写网文,疫情时代最佳副业?

图源:晋江文学城截图

于是,她开始逛网站论坛,这才发现有网友为了签约,更完了一本又一本小说,在完结两本二十万左右体量的小说后才签上,“有人觉得有完结作品更容易过签,但实际上也可能是写完两本后,自己进步了,所以才签上。”

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有网友头铁签约了十几次,最终才能成为一名正式的签约作者,还有网友开始了“拜师学艺”。

张小兰告诉娱刺儿,在网文圈签约的时候,流行“拜师”或者“收徒”。签约不过的日子里,她想要找“师父”(即签约作者),帮忙看看自己的文案、文名和前三章。

“师父”中有些是免费的,有些是一杯奶茶就有偿的,带徒弟或者拜师的标准并不统一,也不明确,全凭个人意愿。张小兰担心有骗子混入其中,或者与“师父”在写作方面产生纠纷,还是决定自己研究。

这种“拜师学艺”的现象在论坛里并不少见,如今却开始朝着淘宝、小红书蔓延,滋生出了一条崭新又不成熟的产业链。

在淘宝搜索“网文”“网文签约”等相关字样,页面会呈现出“网文封面制作”“网络小说写作教程”“网文开头大纲续写代写”“带新手小白签约作者”“写作辅助软件”等淘宝店铺,从网文连载的封面、签约、写作软件等多方面进行销售。

这些店铺的销售量不多,按照销量进行排序,进行网文写作教程售卖的小店月销较高的有500+;从小说素材、大纲、到签约技巧模板一整套内容算下来,最低可以只要5元,而评价可以有上千。

部分店铺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还会写上“店主为签约作者,亲自编辑整理,帮您写文少走弯路”,以此为噱头指导新人签约。此类店铺的价格相对偏高,在28.8-36.8之间不等。

首码网:在家写网文,疫情时代最佳副业?

图源:淘宝

进行网文签约不止成了一种买卖,在小红书,也成了一种流量密码。

在小红书上输入“网文““网文签约”等字眼,有大量从事编辑、签约作者的博主在自己的主页进行经验分享,还有大量正在申请签约的博主分享自己被编辑“拒绝”了多少次。

小红书博主小秦在首页分享了“晋江申签,新手必读”的内容,其中既包括如何把人设写得有CP感,也包括签约申请发出后,编辑多久才会回复。这条分享点赞量超过3000,收藏量也超过3000。

小红书博主鱼秋刀吖在分享小说细纲的写法时,以《你是我的荣耀》为例,从文章名字、情节+作用,伏笔等方面一一进行拆解,甚至获得了1.1万的点赞。因为申请签约人数众多,只要是签约作者亲身分享经历,就能获得不俗的流量。

博主酒酿黑葡萄,在自己的小红书上晒出了被编辑拒绝九次的回复,有些低落地写道:“申签九杀,失去信心了。”在此之前,他不仅花钱找人辅导,甚至按照对方要求重新进行了写作,等来的仍然是一个“不过签”。

在评论区,网友为了安慰他写道:“我在贴吧看了一个‘50杀’过了的鸡汤。”50杀即被编辑拒绝了五十次。

“网文写作还是需要一定的基础、时间、精力,以及对网文市场的认知分析和研究。竞争真的很激烈,尤其是没有创作经验的作者,其实刚开始起步是非常难的,连通过签约这个最基础的门槛都需要去摸索。”花卷说。

竞争比高考还激烈

然而,签约只是扑街的开始。

签约难,签约之后更难,这种难与写网文的收益和数据直接挂钩。

在七猫中文网2月稿费发放榜单中,收入大于2万元的作家,仅有126人,大于1万元的原创作家仅有272人,而平台读者却已经高达八千万。

在晋江文学城的论坛中,更多的作者在论坛感慨自己数据的“凉凉”。

有作者感慨自己发文九天,更新八章,然而点击量为17,收藏量为0,还是在热频文流量较高的情况下。

“幻想言情这个数据是不是崩了?”“数据垃圾的文日万加更,结果数据还是垃圾。”“数据太差了怎么调整心态?”内部的论坛里,时常充斥着新手作者的数据焦虑。

首码网:在家写网文,疫情时代最佳副业?

图源:晋江文学城碧水江汀论坛

网文签约作者橙子,签约的第一本小说收益就不错,但在开始连载时,扑街程度和很多新人作者一样,一天只赚到两块钱。

然而,凭借着对网文的热爱,橙子坚持日更,才有了后来的厚积薄发,她一天的收入从几块钱、十几块、几百块达到了上千元,“月入上千元的,都属于中上游作者了。”

更多的作者,还在底层挣扎,可能坚持一两年,加起来赚的钱只有几百块。有一部分人则果断放弃,和橙子同期签约的作者,到现在,只剩下她自己一个人,其余人都不再写了。

根据网站的不同,作者的收益来源也不一样,主要有广告分成和订阅分成两种不同的形式,同时还有以预支稿费形式为保底的签约模式,以及对全勤作者进行扶持。不同的小说网站,会有不同的签约规定。

“有的是从签约后第一个字开始算全勤的,有的则是一万字后,三万字后,甚至十万字后。我见过最低的是千字2元,往高了一般就到千字15元之间。”编辑花卷说,由于平台的繁杂,具体的计算方式也并不统一。

为了能有好的曝光和收益,网文作者们也不得不卷起来。

橙子告诉娱刺儿,作者不仅要日更,而且更新字数也要比同期的人更多,“别人写3000字的时候,你要写6000,别人写6000的时候,你要写一万,需要通过不停地叠字数来稳定收益。”橙子还爆料,部分作者为了增加自己的曝光,还自发性地花钱砸榜单。

随着写网文队伍的壮大,橙子有些焦虑,“除了头部大神以外,基本任何作者都是人人自危的状态。我觉得网文是一个需要热爱才能够坚持的行业,它不是一个性价比很高的一个副业,打算通过写作赚钱的人,其实完全可以通过一些短篇投稿,如果只是为了赚钱,其它副业肯定会更好。”

花卷也觉得,新手作者扑街的有很多,如果他们对市场的了解并不深,文笔又青涩,还没有一定的功底和坚持,钱会越来越难赚。

红娘子在网络上的文学创作有上千万字,1999年便进入了网文行业,与起点,17K,爱奇艺文学,阿里文学,咪咕阅读,晋江,汤圆小说,七猫小说都有合作,她的作品《道师爷》已经影视化,多部婚恋作品已经售出影视版权。

然而,她在开始写第一篇文的时候也不赚钱,用她的话来讲就是“最多就和打工一样”,一个月能赚上千块,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写网文并非是一项短暂的工程,而是需要长期的坚持与努力。关于读者喜好、市场热度、平台选择,都需要自己去研究。

写网文拼到最后,拼的是身心的健康。

红娘子常年保持日更3000-4000字的状态,每到晚上七点,她就会进入闭关状态,直到完成字数。

写3000-4000字,或许不算难事,难的是常年累月,日日如此。而这样的体量,在作者群中,强度尚可,部分年轻作者甚至会日更一万或者两万字,相当于一天写2篇本科论文。没有好的身体和心态,很难完成这样艰巨的任务。

在红娘子看来,网文创作市场的竞争激烈程度几乎和“高考”一样,甚至更强。高考是一个人要和全省几十万或者上百万的人竞争,而网文创作则是一个人和全世界都会写中文的人竞争。

网文创作并不简单,除了拼天赋、努力,还有心态的考验。人人都能进来,但并非人人都能留下。

成名就像撕彩票,红利只属于少数派

写故事的人在变多,提供写作的平台也发展得五花八门。

在网文创作的世界里,除了阅文、晋江文学城、长佩等,还有很多创作平台。有七猫、番茄、起点、飞卢、塔读、米读、17k、书旗等比较大的平台,也有很多类似书中阅读、栀子欢、匠心文学等流量较小的网站平台。

而互联网公司也加入战局。2019年,知乎、豆瓣阅读等平台不断进行网文创作的布局,且获得了不小的流量和成效。

2019年9月,知乎一则“为什么后宫中妃嫔们一定要争宠”的问答里,知乎用户梦娃答非所问,在回答下以第一人称进行小说创作,以“反宫斗”为主题,写了后宫女性的孤独与互助。结果却迎来大量点赞,截至目前已经有40.2万的赞同。

不久后,梦娃便开专栏进行连载,并以《宫墙柳》为书名进行出版。

2019年12月,知乎用户七月荔在“如果穿越成为虐文的女配该怎么办”的问题下进行创作,获得19.3万的点赞。据澎湃新闻报道,小说上线的一个月,七月荔的收入便超过40万;2021年,这本小说便由欢娱影视出品,进入影视化阶段。

豆瓣阅读在2019年开始举办首届长篇拉力赛,在连续举办的三年长篇拉力赛中,平台每年都会收到3000-4000个投稿作品。而豆瓣作者的福利也多了起来,伊北的《小敏家》、爱莉莉的《老公孩子一起养》均已完成影视化。

豆瓣阅读官网信息显示,截止2022年3月27日,豆瓣阅读总计售出99部原创小说的影视改编权,并有106部原创小说出版上市。

网文商业化的成功,使得众人趋之若鹜。

尽管影视行业进入2022年之后,需要勒紧裤腰带,但从头部作品可以看出,改编大IP依然是最佳选择。以第一季度的热播剧为例,无论是爱奇艺的《影帝的公主》,腾讯视频的《开端》《余生,请多指教》,以及优酷的《与君初相识》,均为网文IP改编而来。

一本好的网文,影视签约版权或达上百万。在晋江文学城界面上,收藏量破60万的《告白》,破10万的《白桃乌龙》,破3万的《从善》等作品均为百万签约作品,都市青春、古装仙侠等题材都有涉及。

截至3月30日,晋江文学城界面上显示着,本月影视公司询价区间在20-500万之间不等,其中21-60万区间的只有1本,101-500万之间的多达27本,还有5本作品的询价区间在500万以上。

首码网:在家写网文,疫情时代最佳副业?

图源:晋江文学城

与此同时,广播剧、动漫行业的出圈,也不断地让一个IP价值最大化,为网文作者带来了更多的收入渠道。

阅文集团2021年全年财报中提到,2021年,在腾讯视频播放量排名前10的新增动画中,有5部改编自阅文的IP;而这样的数量还在增加,2020年底,阅文还与腾讯动漫宣布用三年时间合作,将300部网络文学作品改编成漫画,目前已有超过100部阅文IP改编的漫画作品在腾讯动漫上线。

头部漫画平台纷纷与网文IP合作。

搜索快看漫画APP恋爱榜榜单前十,晋江文学城的言情小说《偷偷藏不住》《难哄》《黑莲花攻略手册》等网文均已改编成漫剧,其中排名第一的《偷偷藏不住》超过347万关注,仅先导片播放量便超过千万。

最知名的二次元社区B站也没有落下,早在2020年10月31日,B站就上线了由墨香铜臭小说改编的动画《天官赐福》。没有开播前,追番人数便超过200万人。而在哔哩哔哩漫画APP上,番茄小说网、晋江文学城、阅文等平台的小说,均有改编成为漫画的。

“订阅费用、出版、影视改编、有声书、广播剧、漫改,对于作者而言,一本网文,可以有多种渠道的收入。”红娘子告诉娱刺儿。

她的小说首次出版时,费用约为几万块,等第二次出版,就能达到十几万的水平;在有声书方面,红娘子透露自己有一部作品的播放量达到亿次播放,如果将各种渠道的收入总和相加,她承认,确实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网文作品的走红很像撕彩票,没有固定套路,大部分看运气:“我其实很能理解,很多人都想着试一下,就像撕彩票一样,大家都去撕一撕,我觉得无可厚非,万一中了呢?”

虽然从人数、平台、商业化进程来看,网文发展的二十年,依然年轻,能够包容足够多的作者。但当任何一个行业被大量玩家涌入,靠风口吃红利的日子就再也一去不复返了。

(文中,王艺、橙子、张小兰为化名,红娘子为笔名,花卷为艺名。)

公众号

扫码获取最新项目

最新项目

    数据加载中,请稍后
  •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