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码网 > 前瞻 > 正文

商家增10倍、CMV涨1500%,有赞给小红书的buff能持续多久?

06-18 首码网 °

经历裁员风波、2021年度亏损同增503%后,有赞的发展似乎迎来转机。

6月15日,有赞公布的一组新数据显示,自2021年11月有赞与小红书平台实现对接以来,截至2022年6月,有赞接入小红书的商家增幅超10倍,成交额增长1500%。可以说,在与快手渐行渐远之后,有赞找到了小红书这一新的增长支点,且呈现出强势的发展势头。

受此影响,有赞萎靡已久的股价也开始回暖。6月6日-6月15日,有赞的股价累计上涨136%,不过,这一态势并没有延续太久,走高的股价也在近两日开始出现一定程度的回落。

商家增10倍、CMV涨1500%,有赞给小红书的buff能持续多久?

波动的股价也能折射出资本的态度,有赞转战小红书确实能解燃眉之急,小红书拥抱有赞也能在短时间内构建电商闭环。但是,有赞对平台的依赖一直都是隐患,想做电商的小红书很难将这一大版块让位给第三方,双方如今的合作恐怕只是短时间内各取所需。

有赞需要“新故事”

商家与成交额的暴增,并不意味着有赞找到了新的发展方向,与小红书合作,与之前的微信、快手一样,有赞所做的事情都是让商家更方便地在各平台搭建自己的网络店铺,并帮助商家解决电商店铺运营及后续推广的问题,也就是有赞一直以来最核心的SaaS业务,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公司来自来自SaaS方面的营收占比均达到60%左右。

从这个角度来说,有赞与小红书的合作更多的还是“新瓶装旧酒”。

此前,有赞曾在短视频崛起的风口,通过与快手合作,吃到一波商家集中入驻短视频平台的红利。据券商浦银国际、光大证券(601788)的研报数据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到2020年第一季度,有赞来自快手的GMV占总GMV的40%,那段时间,也是有赞股价快速增长的时期,风头最盛时,有赞市值一度达到830亿港元(现市值:36亿港元)。

然而好景不长,2020年,快手开始着手组建自己的供应链体系和商家服务体系,随着自身相关业务逐渐完善,有赞随之成为“弃子”。失去快手,也成为有赞2021年业绩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这也意味着,有赞为商家提供的服务具有很强的可替代性,尤其是平台着手之后,有赞与平台之间的竞争几乎毫无胜算。

商家增10倍、CMV涨1500%,有赞给小红书的buff能持续多久?

有赞2021年亏损同比增长503%

因此,有赞与小红书如今进入“蜜月期”,难免让人担忧。尽管在眼下,小红书需要尽快走通电商这条路,而其困境在于,小红书有月活2亿的流量基础和用户基础,平台的“种草”属性也有很强的用户粘性,东兴证券(601198)研报显示,90%的小红书用户在购买前有过搜索小红书的行为。但是,缺少完整供应链和物流体系的小红书,没有电商闭环,为了避免大量“种草”用户跨平台下单,有赞所提供的服务便成为小红书短期内最快的解决方案。

在这个过程中,隐忧在于,一旦小红书的供应链体系和电商服务体系逐渐完善,没有“新故事”的有赞便将再度陷入尴尬的境地,被“抛弃”也是大概率事件。小红书带给有赞的增长或许能在短期内缓解有赞的财报压力,但无法解决其核心业务的发展困境。

小红书需要快速搭建电商

直到目前,小红书的收入来源分别为广告和电商,根据公开消息,2020年,小红书来自广告的收入占比达到80%,2021年,其广告收入还在进一步增长。

广告收入持续增长得益于小红书的“种草”基因和社区生态,这也使得小红书一直是资本市场眼中的“香饽饽”。截至目前,小红书已经完成了6轮融资,其中,最近一次融资额高达5亿美元,公司相应估值也达到200亿美元。

商家增10倍、CMV涨1500%,有赞给小红书的buff能持续多久?

图源:企查查

然而,即便有资本簇拥和不俗的用户表现,小红书对广告的依赖有目共睹。对此,小红书也在积极寻找出路,就平台目前的发展来说,小红书成为不少人的“种草”工具,也使之成为各大电商平台的引流工具,如何让用户因“种草”产生的消费需求在站内得到满足,是小红书一直都想做成的事,也就是所谓的电商闭环。

而小红书至今还未做成这件事,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其一,供应链和商家服务体系复杂、用户习惯需要一段时间培养;其二,若平台吸纳了足够的商家,相应的“商业笔记”也将快速增长,进而侵蚀创作环境,降低用户信任度和粘性,这也是小红书一直在平衡的两个方向;其三,在小红书早期发展中,其定位并不是电商平台,这也让小红书的电商体系搭建得更慢。

如今,短视频平台的电商属性愈发明显,直播带货驱动的商业增长也让这家“种草”平台幡然醒悟,布局自己的电商体系、承接流向其他平台的消费需求已是刻不容缓。在这一态势下,借有赞迅速扩充商家群体,无疑是小红书搭建电商闭环最快的方式,但有赞对小红书更像是其电商路上的一块跳板,平台搭建自身的电商体系从来没有停下过。

2020年,小红书开始频繁招募多名其他平台的电商高管。2021年,小红书切断淘宝外链,上线“号店一体”机制,后者将为商家提供0门槛开店、BC直连、月销万元以下商家免收佣金等激励,这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接近于有赞的SaaS服务。

进入2022年,小红书进行了新一轮的组织架构调整,原有的社区部和电商部将合并成新的社区部门。今年5月,小红书发布《社区商业公约》,明确提出“请在平台内完成交易,保障买卖双方权益”以及“请通过蒲公英平台寻求与创作者的内容合作”。

商家增10倍、CMV涨1500%,有赞给小红书的buff能持续多久?

小红书《社区商业公约》部分内容截图

其中提到的蒲公英平台,是小红书建立的用于创作者与商家合作交易的平台,小红书将从双方各抽取10%的平台佣金,这一比例已高过B站、抖音等多家平台。这一动作似乎也是在倒逼商家入驻,加速平台完善电商体系。从这个角度来说,小红书要的是自身建立一个完整的电商闭环,是把“种草”-“拔草”过程中产生的收益最大程度地留在平台内,而与有赞的合作显然与这一方向不是完全契合,持续性让人存疑。

寻找新出路是共同目标

回过头看,有赞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从股价高位一路下跌,市值蒸发99%成为“仙股”,背后折射的是市场对SaaS服务的发展前景失去信心。同时期内,微盟、云想科技等同类公司的股价也呈现出相似的走势。

实际上,2020年6月,有赞曾收购电商购物平台“爱逛”,尝试仿照其对标的同类平台shopify,通过自建电商体系,来摆脱公司单一的商业模式。但彼时受疫情影响,大量商家涌向线上,以至于有赞盲目预估了SaaS的发展前景,自建电商也随之被搁置。

2021年,有赞推出K100战略合作计划,专门为大型品牌和零售商提供全渠道数字化系统方案,以及私域运营咨询服务、私域运营规划和落地服务。但这一方向也不乐观,至少从目前来看,从早期的微信到后来的抖音、快手等平台,做的都是私域的生意。

在有赞找到新的发展出路之前,小红书成为驱动其新一轮增长的合作伙伴。在这背后,小红书积极搭建自己的电商体系,某种程度上也是不想与有赞“殊途同归”,沦为一家可以被替代的平台。

商家增10倍、CMV涨1500%,有赞给小红书的buff能持续多久?

至少从目前来看,资本市场看好小红书的发展前景,看中的是其关于“种草”的生意。艾媒咨询发布的《2022年中国种草经济市场及消费者行为监测报告》数据显示,目前“种草经济”已达千亿元规模。市场驱动下,各大平台也在积极布局这一赛道。

据悉,腾讯推出的“种草”项目“企鹅惠买”正在测试阶段;抖音也在尝试在图文“种草”的内容中,可悬挂商品链接;更早一些,淘宝的“淘宝逛逛”、“躺平”,快手的“避风”都是”种草”类平台,甚至已经在尝试接入电商,构建完整的商业闭环。

大厂积极布局“种草”赛道,无疑加剧了小红书的生存危机,即便小红书背后也站着阿里、腾讯等投资者,但若自身的商业化道路无法走通,未来的前景也不会太明朗,这恐怕才是小红书积极布局电商的关键所在。从这一点来说,小红书与有赞合作也只是得到一时助力,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恐难持久。

公众号

扫码获取最新项目

最新项目

    数据加载中,请稍后
  •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