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码网 > 干货 > 正文

首码网 | 在小红书搞副业的文娱人,赚到钱了吗?

06-18 首码网 °

疫情阴影重重,平台降本增效,影视热钱退潮,明星都在家抠脚。

连带一群文娱行业的打工人,也不得已开辟起了副业大法,填补日渐干瘪的钱包和焦灼的内心。

“我是如何成为娱乐圈打工人的”“明星是如何保持身材的”“测一测你适不适合做综艺导演”“不得不承认,艺人这些行为,真的会让人脉超好”……

以上都是在小红书点赞上千、甚至过万的笔记的标题。点开其主页会发现,大家不是随手分享,而是很认真地在运营,有规律的发布周期、详细的栏目规划,很多人才更新几个月,就有少则两三千、多则过万的粉丝数,即便是刚发布了几篇笔记的新账号,粉丝也能上千。

今年起,大量影视行业从业者涌入小红书,试图借助圈内人的身份,完成网红化的原始积累。

得益于外界对娱乐圈的好奇心,很容易掌握流量密码——入行经历、工作指南,与明星有关、带有揭秘性质的内容,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门槛。

那么,成功的圈内网红形象建立需要几步?靠此能实现商业化入账吗?

娱乐资本论和几位文娱打工人聊了聊,这些短时间内粉丝过万的小红书博主,给出了肯定答案。有人一年内广告收入累积5位数,有人三个月便成功开单、进账350。

尽管综合来看,还没有大规模的变现“钱景”,但比较积极的一面是,各平台都在扶持文娱赛道的内容输出,除了小红书外,也包括B站和抖音,对有意尝试的从业者来说,不止一种选择,其中有的对新手更友好、有的则是流量大户……

文娱行业不景气,打工人齐聚小红书?

大家只要打开小红书,就能看到一群文娱打工人在“摸鱼”。

他们遍及行业上下游:网文作者、策划、编剧、制片人、导演、营销宣传,不夸张地说,可以覆盖一个项目从孵化、拍摄到上线后的各阶段。

仔细浏览他们的笔记会发现,其中很多人自今年上半年起频繁更新小红书,而两年前,打工人的首选渠道还是中短视频平台。

2020年,突然爆发的疫情让很多人的工作节奏慢了下来,经纪人孙杨就是那个时候运营抖音的,当初,启发孙杨的是抖音某位博主,她拍的正是明星和经纪人的错误且夸张的故事,又搜了一下发现抖音上还没有艺人经纪的垂类账号,所以决定自己做。

同一时间段,导演陈未衾也开始做自媒体,但她选择的是B站。因为经常在B站看剪刀手的影视混剪视频,同时,B站对视频时长的包容度也是她做专业内容输出所需要的,其视频通常在十分钟以上。

可从去年开始,越来越多圈内人将运营重点转移至小红书。典型如孙杨,去年年初也开始在小红书分发内容,目前粉丝为1.7万。

首码网 | 在小红书搞副业的文娱人,赚到钱了吗?

她告诉小娱,这两年多有不少从业者来问过她经验,“疫情期间大家都比原来闲,可能突然有点焦虑。这种情况就两个办法,一是抱团取暖,二是找新的变现渠道。另外,我认识的大部分在这行做了五六年,正好到了一个瓶颈期,想要寻求突破。”这之中,除了经纪人同行,还包括艺统、化妆师和综艺导演等。

那为何当前入局者首选变成了小红书?

首先,作为深度用户,大家都发现小红书的整体调性和使用场景在发生转变。爱和音乐合伙人孙伶俐、同时也是一个小红书博主观察到,很多用户都有较强的成长和消费意愿,对新事物的接受度更高;不同于过去的种草,现在更多被用来搜索,“买东西、想找吃喝玩乐的地方、做饭看菜谱,都会主动搜索相关信息。”

首码网 | 在小红书搞副业的文娱人,赚到钱了吗?

孙伶俐的小红书

其次,小红书对新人博主比较友好。它同时支持视频和图文,操作门槛较低,也给创作者更多选择;其推送机制并没有向头部倾斜,“即使是粉丝数很少的博主,笔记也可能有很多点赞和收藏,在一定时间段获得了不错的数据,后面的内容就有机会进入流量池。”

最后,被普遍提及的关键因素还包括平台氛围和社交属性,大家更新以来都没有遇见过“键盘侠”,不论是自己发布的内容,还是浏览到的笔记下方,以友好、理性的讨论居多,也收到过大量鼓励、感谢类的私信,甚至结交到同行及潜在的合作对象。

从幕后到八卦,“流量密码”轻松掌握?

具体到操作上,一个文娱打工人要想在小红书上打开局面应该怎么做?有哪些所谓的“流量密码”?

1.揭秘圈内现状。可以针对明星的答疑,比如和明星成为好友是什么体验、明星如何保持身材;也可以分析行业现象:演员的生存现状、为什么国产剧前几集很难看。

2.分享行业职场经验。比如我是如何进入娱乐圈的、怎么跨行成为经纪人;这其中也包括行业科普,比如解读具体岗位:什么岗位可以和爱豆一起工作、做综艺导演的必备技能、如何撰写影视项目策划方案。

3.追热点。比如王心凌借《乘风破浪》翻红,艺统、艺宣都能从各自角度分析一番。

基于这些内容,文娱打工人的定位类似于职场博主,尤其是入行时间较长的从业者。但需要指出的是,娱乐圈并非具有代表性的职场,如何找到有参考意义的切入点有一定难度,就有博主发现,她的粉丝主要以学生为主,缺乏真正的职场人士。而行业萌新则可以往学习博主发展,更有养成感。

如果是偏技能型的造型师、礼仪指导,除了以上内容,还可以分享各种演员“同款”,比如妆容、上镜技巧、体态等,定位上会向护肤或美妆博主靠拢。

这也体现出文娱打工人的核心优势,外界对娱乐圈的好奇已经是一种流量密码,从底层逻辑来说,能留住粉丝是因为很多内容涉及择业、入行,在本质上关乎自我提升。泡泡复盘时发现,与明星有关的内容浏览量更高,但能让人点击关注的往往是干货,

而整体上,大家的涨粉速度都比较快,相比其它垂类博主,在起步阶段要更容易。泡泡做过近5年的生活制片,去年年底辞职后在一家外企担任项目经理,账号运营不到3个月,粉丝数已经过万,其中有4000多粉丝都是一篇笔记带来的。

首码网 | 在小红书搞副业的文娱人,赚到钱了吗?

泡泡的小红书

另一点优势在于技术层面,做图和剪辑这类博主必备技能,也是很多从业者在工作中或多或少都有接触的,足以支撑初期的内容更新。目前,大家的分享以图文和口播类视频居多,所以需要投入的时间精力并不多。

从封面、标题到文案,泡泡1小时就能完成一条图文,一周保持2-3更;博主小叶是一位有2年从业经历的电影宣传,她通常在工作日想选题、写文案,周末抽半天录制、剪辑、做封面,整体控制在一天之内,也能做到每周一更。

但需要指出的是,文娱打工人运营小红书也存在劣势。

一方面,从垂类切入意味着可分享的内容有限,对于本身还在积累经验的新人更是如此。

泡泡计划从外企的工作经历中延伸选题,能更贴近职场博主的定位;小叶觉得如果一直从影视营销中找选题,自己迟早会被“榨干”,但她发现,粉丝只对垂类内容有兴趣,之前尝试发过日常vlog,数据对比非常明显。也因此,这类账号在量级上很难突破,而她看到不少在做小红书的从业者,大部分的粉丝数都在5000到1万之间。

另一方面,也有不少需要把握分寸的地方,比如,是否出镜、暴露多少相关信息等。涉及艺人的内容有可能“惊动”艺人团队和粉丝,陈未衾就遇到过类似情况;孙杨没有公开自己服务的艺人也是为了避嫌,不然会让人觉得是在“蹭”流量;泡泡做生活制片时跟过不少热播剧,但谨慎起见也没有提及这些项目的名字。

那么综合来看,什么样的文娱打工人在小红书上更有竞争力?

1.能把娱乐圈相关内容融进更具普适性赛道的人,比如职场、护肤、生活方式等,这样才能建立明确的博主标签;

2.离开行业的人也很合适,顾虑更少、爆料更猛、时间更宽裕,接触新领域时还能挖掘新的内容。

涨粉快但基本盘有限,谁能靠博主副业赚钱?

无论做什么,搞副业的尽头有一个被普遍关心的问题:赚钱吗?对文娱打工人来说,答案是肯定的,区别在于如何赚以及赚了多少。

从变现方式来看,比较常见的是商务合作。以小红书为例,除了品牌与博主直接联系,粉丝达到5000后,后台会开通变现通道,由官方推荐和匹配。截至去年年底,孙伶俐的广告收入累积5位数,合作品牌包括家居、3C、运动等;泡泡刚接了第一单推广,数额为350;小叶也陆续收到过一些品牌的问询,但都没有合作,觉得和账号调性不太匹配。

其次是知识付费。孙杨的小红书多是分发内容,精力仍倾斜在抖音上。她去年在粉丝的建议下出了一套付费课程,刚开始定价49,第一天就卖出近5万,后来改成了79,累积收入在20到25万之间。她告诉小娱,因为有其他博主售卖高价课程被举报,导致同类型产品被平台统一下架,目前在找新的售卖渠道。

还有一类是合理利用私域流量,部分小红书博主的主页设有群聊入口,群里多是想要找入行的年轻人,大家都有修改简历、内推实习或工作机会的诉求。

首码网 | 在小红书搞副业的文娱人,赚到钱了吗?

尽管路径还算明确,但这些变现方式也存在不同程度的难点。

首先,在商务合作上,因为文娱内容过于垂直,如果找不到和品牌的连接点,推广起来会显得很生硬。

其次,对娱乐内容有兴趣的大多是年轻的下沉城市受众、学生党,购买力相对有限。

对此,与明星强绑定、化身高性价比品牌代餐,或打造强娱乐圈内人人设,或许是有效的应对方法。

前者是部分品牌看重文娱打工人的原因之一,“有些品牌觉得投不起明星投经纪人也行,会提出能不能暗示产品是明星送的。”显然,这种同款逻辑是变相吸引品牌投放明星领域从业者的利器。

而后者则可以打造有影响力的个人ip,这也要求博主亲自出镜,尽可能营造符合用户幻想的娱乐圈内部人士滤镜:姣好的面容、时尚感、出入各种娱乐行业场合、参与活动、对圈内事物侃侃而谈。这样的人设有助于进行知识付费和私域运营上的长久变现。

此外,抓住平台政策、拿到流量红利也能让打工人加速成长。比如,小红书的“内行才知道”涉及八个细分赛道,其中之一就是传媒演艺;B站的“星计划”针对各行各业的科普类内容,支持用户以“行业专家”“站外KOL”的身份入驻;抖音则有一个“娱乐达人团”,同样适合输出文娱向内容。

首码网 | 在小红书搞副业的文娱人,赚到钱了吗?

据了解,更新一段时间、积累一定数量粉丝的博主会引起官方运营的注意,被邀请进群,发布的内容被判断优质就会获得推送。目前,小红书的群里集结了60个文娱打工人,4、5月刚好在推传媒赛道,但6月之后,运营就不太活跃;B站的群里有来自各行各业的200多位up主,一直比较安静;抖音的群里也有60人左右,在运营提供的话题下发布内容就更容易进入流量池。

尽管模式类似,但本质上,小红书和B站在帮垂类博主推流,抖音是宣发逻辑,也是博主在助力相关内容冲热搜,博主的尽头很可能是营销号。

而从流量角度来说,抖音是让致富更有想象力的“大户人家”。尽管最近来到了瓶颈期,但孙杨的抖音从零起步做到10万粉,只用了一个半月时间,今年3月才决定通过品牌推广变现,每月就固定有4到5个合作,已经进账15万左右。当然,这也与当初的内容缺口有关,小叶尝试过在抖音分发内容,只有6个粉丝,很快就放弃了。

整体上,无论在哪个平台,都不难看到搞副业的文娱打工人。这种趋势无法忽视,在疫情反复、行业下行及平台鼓励等因素影响下,跃跃欲试者不在少数。

尽管在博主这条赛道上,其变现前景充满了未知,但也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孙伶俐辞职后开始创业,从小红书招到了员工、收到过不少新人投递的资料、与合作对象建立了联系;有新人私信小叶,通过她的笔记做功课后成功入职了,她也收到过经纪公司的面试邀请;由于忙于本职工作等,陈未衾的更新频率慢了很多,但在B站up主身份的加持下,她成了一个有应援的年轻导演,有了一群监督自己拍作品、搞事业以及催更的粉丝……在这些文娱打工人看来,这些也是更为难得和珍贵的东西。

公众号

扫码获取最新项目

最新项目

    数据加载中,请稍后
  •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