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码网 > 曝光台 > 正文

市值掉队的白云山:贴牌产品虚假宣传、涉嫌传销

07-13 白云山 °

市值掉队的白云山:贴牌产品虚假宣传、涉嫌传销

左手王老吉,右手“金戈”。

与云南白药、片仔癀并称中药快消领域“三剑客”的白云山,去年实现营业收入690亿元,同比增长11.9%,远超同期营收为363.74亿元的云南白药和80.22亿元的片仔癀。

但其市值与早已步入“千亿俱乐部”的云南白药和片仔癀相比,不免有些相形见绌。左手王老吉,右手“金戈”的白云山,为何市值打不过云南白药和片仔癀?事实上,作为中药企业的代表,白云山近年来风波不断。先是“现金奶牛”王老吉业绩表现不佳,后是旗下贴牌产品引发虚假宣传、涉嫌传销的争议。在其毛利率逐年下滑、市值掉队的背景下,左手王老吉,右手“金戈”的白云山,前景几何?

贴牌产品涉传销?争议不断

近日,据《时代周报》报道,白云山下属控股子公司-潘高寿药业,一款名叫“潘高寿透骨草膏”的产品,涉嫌多层级代理。

据了解,“潘高寿透骨草膏”系白云山子公司-潘高寿药业的产品,备案日期为2022年3月26日,备案人为广州白云山潘高寿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据相关代理人称,此产品只能从代理商手中购买,购物软件上均无该产品的销售链接。代理分为银卡、金卡、店主等层级,成为代理后可进一步发展其他代理。

而此种模式引发了市场质疑,多层级代理的模式使人浮想联翩。对此,潘高寿药业方面表示,“潘高寿透骨草膏”正在市场前端正在做“试用与招商”的工作,目前属于招商阶段,产品还未全面投放市场。

无独有偶,潘高寿药业旗下的另一款产品:“益生菌骆驼奶蛋白粉”,于近日被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检出质量问题。

4月15日,根据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的2022年第9期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信息显示,本期检出1批次潘高寿益生菌骆驼奶蛋白粉固体饮料不合格。

抽检信息显示,不合格产品涉及到第三方企业,名称为广州白云山潘高寿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官网介绍称,该公司始建于清光绪十六年(公元1890年),是国务院首批认定的“中华老字号”。现为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属下的核心企业之一,是以生产止咳化痰中成药著称的现代化高新技术企业。

对此,广州市市场监管局已作出要求,相关区市场监管部门及时对不合格食品及其生产经营者进行调查处理,责令该企业查清产品流向,召回不合格产品,并分析原因进行整改;要求其经营单位对不合格食品立即采取下架等措施,控制风险,并依法予以查处。

白云山维一精油爆火背后,被指虚假营销

近日,据《知识经济》报道,白云山旗下子公司-广州白云山维一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维一精油,涉嫌虚假宣传与多级代理。

据相关人员表示,白云山维一精油代理制度共有八个层级。分别包括:VIP(含三个等级)、普通经销商、县级经销商、市级经销商、省级经销商、金牌经销商共8个层级。其中,通过拉新人加盟代理,当业绩金额达到一定份额时,可以层层晋升,对此被质疑这一制度涉嫌传销。

事实上,白云山维一精油却并不是由白云山药业生产。通过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备案平台查询,其产品是由广州赛美化妆品有限公司、宝爵生物科技(广州)有限公司2家化妆品企业代工生产。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家生产商曾因手续不全被行政处罚。2017年6月9日,广州赛美化妆品有限公司,因未办理环境影响评价审批手续和环境设施保护竣工验收手续,被白云区环境保护局责令停止化妆品制造项目生产,并予以罚款4万元。

“怕上火,喝王老吉”,凉茶逐渐凉凉

据公开资料显示,王老吉母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现有的业务分为四大板块,分别是大健康、大南药、大商业以及大医疗。其主要营收来源,依托于“王老吉凉茶”的大健康板块和以广州医药为主的大商业板块。作为其公司的“现金奶牛”-王老吉,却一直纷争不断。在一场旷日持久的商标纠纷案之后,结局似乎是两败俱伤。

你有多久没喝凉茶了?从“天热了,买杯凉茶!”到“天热了,点杯奶茶。”凉茶时代走向衰退已是不争的事实。

凉茶的主要成分是中草药,经过煎熬后制作成凉茶。受地理环境因素的影响,两广地区由于常年气温较高,本地人十分热衷于喝凉茶,尤其酷暑炎热的季节,凉茶可达到清热去火、消暑的功效。在饮品市场的品牌还未如此多元化的时代,在2009-2012年间,凉茶品类保持了16%-18%的高速增长。但如今,在整个饮品市场,奶茶、咖啡、汽水等多样化的饮品使得消费者的选择性变得更加丰富,凉茶行业的生存空间一再遭遇挤压。

此背景下,两大寡头加多宝和王老吉的商标纷争拉开序幕。2014年5月,广药集团就向广东高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令广东加多宝赔偿自2010年5月2日始至2012年5月19日止因侵犯广药集团“王老吉”注册商标造成广药集团经济损失10亿元。

虽然纠纷的背后,以王老吉的胜诉告终。但两者长时间的内耗,也正好是中国饮品市场巨变之时。在其商标权益纠纷不断的时期内,各大饮品品牌趁此飞速发展,抢占市场份额,使得其错失了国内茶饮行业增长期。据资料显示,王老吉的销售额已从2019年的102.96亿元下滑至2021年的97.28亿元,同期净利润从13.8亿元下滑至12.88亿元,降幅近7%。

在当下,我国凉茶行业已经迈入了缓慢发展的成熟期,市场竞争格局也基本稳定。但未来,随着重点地区渗透率不断饱和、各饮品替代品牌飞速发展,预计凉茶市场规模将继续维持低速扩张状态。

左手王老吉,右手“金戈”

左手王老吉,右手“金戈”。在王老吉的走势难言乐观的情况下,其另一明星产品“伟哥”枸橼酸西地那非的仿制药“金戈”,也是饱受关注。据米内网数据显示,2021年ED类药物登上榜首的是白云山的国产伟哥“金戈”,市场份额为2.06%,排名第一。

但在金戈爆火的背后,却引发了利益纠纷。资料显示,金戈是白云山与药物研究人员刘玉辉共同研发的,两者合资创办了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根据天眼查APP显示,广州白云山占股51%,剩余的股份由刘玉辉通过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持有。

据年报显示,2021年,金戈实现营业收入9.88亿元,同比增长18.73%,其销售量达9849万片,与2014年相比,增长了3372倍,稳坐国内抗ED药物第一的位置。然而,在金戈爆火后,因利益分配存在问题,康业元指控白云山董事长李楚源拒绝公司合理分红,甚至还涉嫌公司财务造假,白云山也反告康业元侵犯其名誉权。两者纠纷不断,至今仍未达成共识。

毛利率逐年下滑、研发费用不足同行一半

作为中药企业的代表,尽管白云山2021年实现了690.14亿元的营收,但其毛利率水平却逐年下滑,资料显示,其毛利率已经从2017年的37.66%下降至2021年的19.17%,在行业内属于垫底的存在。

与此同时,白云山的中药业务也占比不高,真正撑起白云山利润的是,金戈与王老吉所在的大南药板块和大健康板块,从历年的营收表现来看,这二者之外,白云山还尚未找到公司业绩的第二增长点。报告期内,大健康业务实现营收108.51亿元,毛利率高达47.34%;而大南药业务实现营收107.89亿元,同比增长5.78%,毛利率达44.07%,盈利能力仅次于大健康业务。

在市值掉队的背后,白云山的研发费用也远不及同行。2021年,白云山研发费用为8.75亿元,占整体营收比例仅为1.27%。而同行业其他中药企业,比如东阿阿胶、华润三九的研发费用率都几乎是白云山的2倍。在同行纷纷投身药品研发创新的情况下,白云山的研发投入较少或不利于提升自身竞争力。

公众号

扫码获取最新项目

最新项目

    数据加载中,请稍后
  •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