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码网 > 曝光台 > 正文

康比特闯关北交所,“过度”宣传被质疑夸大表述,大客户深陷传销疑云

07-25 康比特 °

苏炳添代言的康比特闯关北交所。

近日,北京康比特体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康比特 ")披露北交所 IPO 首轮问询的回复。

" 过度 " 宣传营收占比不到 1 成业务,被北交所质疑是否存夸大表述

招股书显示,康比特成立于 2001 年,公司于 2015 年 8 月 28 日起在全国股转系统挂牌并公开转让。目前,北京惠力康信息咨询中心(有限合伙)直接持有公司 26.97% 的股份,为康比特的第一大股东、控股股东。白厚增直接持有公司 6.76% 的股份,同时间接控制 29.17% 的股份,其合计持有公司 35.93% 的股份,为康比特的实际控制人。

康比特闯关北交所,“过度”宣传被质疑夸大表述,大客户深陷传销疑云

在全球运动营养品市场中,粉剂(蛋白粉)依然是最大的运动营养产品形态,也是最核心的产品形态。但随着行业的不断发展,整个运动营养产品范畴也在快速地扩张,包括蛋白粉、蛋白棒、凝胶糖果、液态饮料和其他补充剂等,产品形态逐步多元化。

从事运动营养食品行业的康比特也不例外,公司的主要产品和服务包括运动营养食品、健康营养食品、数字化体育科技服务和受托加工业务等。报告期内,康比特主要销售收入来源于运动营养食品及健康营养食品类产品的销售,两类产品合计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84.84%、80.95% 和 83.42%。

康比特闯关北交所,“过度”宣传被质疑夸大表述,大客户深陷传销疑云

其中,运动营养食品销售主要分为能量蛋白类和运动功能类两个类型。能量蛋白类产品为公司的主要销售品类,报告期内销售收入占运动营养食品销售比例超过 60%,其主要产品有针对竞技运动人群、健美健身人群等适用各类人群的乳清蛋白类产品及 3D 左旋肉碱等。

此外,公司健康营养食品可划分为健康食品和军需食品,其中健康食品主要包括棒类产品、固体饮料等;军需食品则包括战斗口粮、特种作战食品、能量棒等。与此同时,康比特的数字化体育科技服务还为满足竞技运动人群的科学训练、大众健身与健康人群的科学健身需求提供的科学训练指导、营养咨询的软硬件系统产品和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细数康比特往日履历堪称 " 辉煌 "。公司不但为百余支国家运动队提供运动营养食品、科研攻关及科技服务,其 " 高能补充能量运动营养粉 " 产品还被国家体育总局指定为第 32 届东京奥运会允许使用的运动营养食品。此外,康比特更是长期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联勤保障部队等多支军队客户供应战斗口粮、特种作战食品、能量棒等军用食品。

也正是因为拥有如此 " 光鲜亮丽 " 的外在,康比特对公司业务的话语描述成功引起了北交所的注意。北交所要求康比特说明公司涉及的多项 " 首款 "、" 首个 "、" 唯一 "、" 率先 " 项目与主营业务的关系及其含金量,相关信息披露是否有客观依据及其权威性,是否存在夸大、广告性表述的情形。

康比特闯关北交所,“过度”宣传被质疑夸大表述,大客户深陷传销疑云

康比特回复称,上述项目项目与主营业务密切相关,含金量较高。但招股书中 " 公司自主开发的‘运动员智慧营养平台’是行业首款运动营养物联网平台 " 的表述不够严谨,将其修改为 " 公司自主研发的‘运动员智慧营养平台’是一款创新性的运动营养物联网平台 "。

需要指出的是,让康比特 " 过度 " 宣传的数字化体育科技服务,其营收占比不但连年递减,甚至在 2021 年仅有 6.63%,营收占比不到 1 成。

康比特闯关北交所,“过度”宣传被质疑夸大表述,大客户深陷传销疑云

毛利率逐年下滑,大客户陷入 " 传销门 " 疑云

根据欧睿国际的报告数据,2015-2020 年,中国运动营养市场的复合年均增长率高达 40%,预计 2023 年,中国运动营养食品市场规模可达 60 亿元,未来三年的增速仍可达到 21%。

在需求激增以及行业不断发展的情况下,康比特的业绩也在不断增长。2019-2021 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3.59 亿元、3.56 亿元及 4.89 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 4613.07 万元、1666.65 万元和 4540.02 万元。

不过,近年来康比特却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怪圈。2018 年,公司营收仅为 3.16 亿元,但是其归母净利润却有 7280.53 万元。反而 2019 年在营收增加的情况下,公司的净利润却下滑 41.6%。

其实,从康比特日益下滑的毛利率也能看出端倪。2018-2021 年,公司的毛利率分别为 58.28%、56.48%、44.24% 和 42.93%。其中,营收占比近 7 成的运动营养食品,其 2019-2021 年的毛利率分别为 53.88%、41.61% 和 45.12%,较为波动。除此之外,健康营养食品的毛利率也由 2019 年的 64.9% 下滑至 2021 年的 39.37%,数字化体育科技服务的毛利率由 66.24% 下滑到 59.17%;甚至公司受托加工业务的毛利率由 46.95% 一路下滑到 16.13%。

康比特闯关北交所,“过度”宣传被质疑夸大表述,大客户深陷传销疑云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康比特的大客户万莱康还陷入了 " 传销门 "。万莱康为康比特 2019 年前五大客户之一、2018 年第一大客户,公司为其提供受托加工业务。万莱康方面的产品主要为 " 卡瘦 " 系列蛋白棒用于微商渠道销售,卡瘦公司于 2019 年 12 月收到相关部门关于传销的查处及相关诉讼,2019 年,康比特与万莱康关于受托加工服务费共计 1311.80 万元,共计代工蛋白棒约 3600 万支。

根据天眼查 APP 显示,万莱康成立于 2018 年 3 月,于 2019 年 4 月变更住所,变更前住所为北京市昌平区科技园区利祥路 5 号 4 层 405,与康比特及其子公司的注册地址极为接近。万莱康实际控制人为丁旭,同时控制野兽生活(北京)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曾用名为北京珍百年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万莱康 " 卡瘦 " 产品涉及传销相关事项后,康比特 2020 年和 2021 年继续与万莱康开展新品类蛋白棒 " 珍百年 "。

康比特闯关北交所,“过度”宣传被质疑夸大表述,大客户深陷传销疑云

对于康比特与大客户万莱康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北交所要求公司说明与万莱康合作的商业合理性、真实性、合规性。康比特解释称,基于维护客户关系考虑,公司将上述地址租赁给万莱康用于工商注册,导致公司及其关联方与万莱康原注册地址重合。对于传销疑云,康比特称,卡瘦公司系万莱康的客户,向其采购相关产品,而公司受万莱康委托生产相关蛋白棒产品,生产完成后将产品交付给万莱康并验收合格,后续相关产品的销售系万莱康自身的业务事宜,与公司无关。

不过,报告期内康比特确实存在产品宣传不合规而被处罚的情况。2020 年 3 月,康比特在天猫商城旗舰店销售的某款产品及详情页面使用了 " 国家减肥专利瘦身燃脂、88 项发明专利的 " 的宣传用语,但未标明专利号和专利种类,该行为被北京市昌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出具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同年 9 月,康比特又因受托生产的某款产品包装标签标注有 " 无蔗糖添加 " 字样,但未标示蔗糖具体含量,而被出具了责令改正通知书。

值得一提的是,康比特报告期内还存在刷单行为,虽然公司未对此确认收入,但涉及刷单金额合计 2588.77 万元。

公众号

扫码获取最新项目

最新项目

    数据加载中,请稍后
  • 加载更多